公告:如若遇UC转码页面变形无法观看,请拉至底部点击退出即可流畅观看!
重要: 最新地址发布页下载APP永不迷路

首页  »  都市言情  »  淫妻浪女

淫妻浪女

时间:2020-03-11 13:34:10 分类:都市言情

五、三個人的世界



自從我和女兒發生關系后,心里常挂記女兒和劉真,有時想到如果一次跟她們兩個一起做就好了,她們各有各的好,兩個一起干的話那可是像過神仙的生活啊!

當然我還有很多的念頭,比如我和劉局一起干淑芬,讓劉局干他的女兒,還有我和淑芬女兒一家三口一起干,我和劉局一起跟女兒們干,甚至我們兩家五個人開個大干大會,這都在我的計劃當中,當然這都需要一步一步地來。但其中要給劉局干我那可愛的女兒我的心里有那麽一點不願意。反正到時候再說了,時間有的是。

這次跟客戶到市里玩,他們都叫了小姐準備開房,獨有我沒有叫,客房老張笑我怕給老婆知道了,說我膽子也太小了。他那里知道我現在對這些小姐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有笑笑不管他們。當晚我養精蓄銳,準備明天找女兒和小真輪流開炮。

第二天早上我到了女兒的學校,女兒知道我來了后高興極了,一下課就跑著來見我,我摟著她的肩膀笑著說:“半個月沒見,我的女兒更漂亮了。”

女兒咯咯地笑著,對我說:“爸爸,跟你介紹我最好的朋友小真。”說完轉過頭對后面的人說話:“小真,這是我爸爸,是不是很英俊?”

我擡頭一看,只見劉真正深情款款地望著我,忙裝著不認識地打招呼道:“嗨,你好。”

劉真臉一紅,輕聲細語地說:“你好,於……于叔叔!”

我請她們到學校旁邊的冰室里喝冰,劉真一直很不自然,一會小可上了洗手間,我從桌子下伸手過去握住劉真的手,柔聲問:“真!有沒有想我?”

劉真紅著臉搖了搖頭,我正失望的時候卻見劉真又點了點頭,心中一喜,說道:“今晚到我這來好嗎?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呢。”

劉真低著頭點了點頭,蚊子叫般說:“你給我電話。”

我正要說什麽的時候小可回來了,我忙抽回了手。劉真站了起來說還有點事要先走了。小可也想跟我單獨在一起,就不留劉真,劉真走出冰室門口的時候還回頭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中一蕩。

正和小可聊著天的時候,一個女孩子走了過來,對小可說道:“小可,是你男朋友啊,很英俊哦!”說完老實不客氣的在劉真剛才坐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我一看原來也是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子,沒有小可和劉真漂亮,但長得也算不錯的了。最突出的是胸前的那對乳房,很夠大的。

小可紅著臉說:“小鳳你別亂說,他是我爸爸。爸爸,她是我同學徐鳳。”

我有禮貌地點頭問候:“你好,我叫于東,是小可的爸爸,沒想到小可的同學個個都那麽地漂亮啊!”

徐鳳聽到我的贊揚,做作地笑了笑。我幫她點了一杯冰檸。大家聊了起來,這個徐鳳說話大方得很,並不因爲我和她剛認識而有拘束,反而小可有點不高興。

徐鳳發覺了小可的不高興,笑了笑說:“看看我,你們兩父女一定很多話說的,我也太不識趣了。”

說完起身要走,我拿出張名片遞給她說:“這是我的名片,小可在這里要你們這些同學多照顧哦。”

徐鳳接過名片說道:“你家小可別人爭著照顧呢,那用我們這些人。”搖著屁股走到隔我們好幾張桌的那邊坐,那里本來就坐著幾個男生,看得出她跟他們很熟。

等徐鳳走了后,小可哼了一聲說道:“她很騷的,常常見她跟些男同學在偷偷摸摸。”

我微笑地說:“那是她的性自由,你不要這麽說人家。”

小可睜大眼睛:“哦,爸爸,你不會就給她迷上了吧?你要是想上她那可容易得很啊,我看她那些男朋友沒一個有你俊的。”

我心里一蕩,湊過去悄悄地說:“要是爸爸真要上她,我的小可肯嗎?”小可見左右沒人,啐了一聲說:“我才不管你呢,你要上不就上啰,不過上的時候給我看看啊,我偷聽過上過她的同學說她好浪。我想知道她怎麽個浪法。”

我心里一喜:“你說真的啊?要不爸爸等會泡上她,開個房干了她,安排你在旁邊看好不好?”

小可呼吸停頓了幾秒鍾,睜大眼很小聲地說:“爸爸,我看得到的嗎?那我甯願看你跟小真做。”

我心一跳,沒想到小可對性觀念可以這麽開放了,十足像我。笑了笑說:“以后再想辦法跟小真來,不過今晚先跟這個小鳳搞好不?”

小可想想,點頭道:“好!不過爸爸,我……我也想跟你做……怎麽辦?”

我的心蕩了又蕩,微笑道:“等我干完了她就叫她走,我再跟你做。”

小可突然調皮地眨眨眼說:“爸爸,你行嗎?不要論到我的時候提不起勁來哦!”

我哈哈一笑,小聲說:“你放心,爸爸不會讓你失望的,一定讓你舒服。”

小可紅著臉說:“那我就先回避啦,看你泡妞手段怎麽樣。”說完朝徐鳳那里看了看就走了。

我向徐鳳那里看去,正巧她也向我望了過來,我向她揮了揮手示意她過來,她微笑地點了點頭向我這邊走了過來坐下。

我等她坐下后說道:“小鳳,你跟我家小可同一個班嗎?”

徐鳳點頭說道:“是啊,你想問她在學校里怎麽樣是吧?我跟你說,你女兒可是我們這里的公主,老師疼她,同學愛她,連她爸爸也長得比別人的英俊。你說她好不好?”聽得出她口氣里的酸味。

我哈哈笑道:“沒想到徐小姐人長得漂亮可愛之外還這麽幽默。”

徐鳳媚眼一抛:“你老說我漂亮,是不是逗我開心啊!”

我正色說道:“小鳳你不但漂亮,而且身材氣質都是一流的,要不是我是個半老頭子,我一定奮力追求你呢。”

徐鳳眉色飛舞,說道:“你那里老了呢,你很有男人魅力啊,你到這里專門看你女兒的嗎?

我搖頭說道:“不是,我今天到市里是見客戶的,來看女兒也只是順道,還要過兩天才走呢,說實話,我來市里也有無數次了,卻從沒機會到處走走看看,所以這市里有什麽好風景都不知道,加上晚上的時候也沒什麽風景看了。所以如果徐小姐不嫌我這個半老頭子的話,我想邀請徐小姐今晚是否可以到我的住處跟我聊聊天,說說這市里倒底有什麽好的風景。”

我這麽露骨的話一說出來,再笨的人也知道我是什麽意思了。徐鳳又豈會不知,她媚笑道:“好啊,我也有很多問題想請教叔叔你呢。”

我見成功了,微笑道:“那今晚八點怎麽樣?”

徐鳳點頭答應說:“我給你電話。”

這時中午休息時間結束,徐鳳告辭去上課了。我打了個電話給小可:“女兒啊,這個徐鳳我約了八點,你要早點來啊!”

小可咯地笑了一下說:“老爸果然厲害,還不用十分鍾就搞定她了。我七點過去。”

轉眼到了晚上七點,我正在酒店房里看電視,小可按著我給她的地址找了上來,一開門她撲在我懷里緊緊地抱著我說:“爸爸,我好想你。”

我低下頭吻了吻她說:“爸爸也想你啊,你看爸爸本來今天要回去的,還不是特意來找你了。”小可送上小嘴跟我糾纏起來,我的手將她的校服衣擺拉了起來,伸手進去玩弄她的乳房。

過了一會兒小可呼吸重了起來,邊跟我吻著邊說:“爸爸,不要管那個小鳳了,我現在就想要跟你做。”

我笑著說:“可我跟她約好了啊!等下她就要來了,我們準備一下好嗎?”

小可嘟著嘴極不情願地放開我。我帶她走到床對面的衣櫃前面,打開了衣櫃說:“我在這里布置了很久,包你躲在這里不會一點不舒服。”



衣櫃里沒有衣服,顯得很寬敞,我鋪著毯子,還牽了條電線裝個小風扇在里面,小風扇自帶有燈,使衣櫃里面不會黑暗,我試過從衣櫃里面向外看,外面的情況可以看得清清楚。當然外面是絕對看不見里面會藏有人的,最后我還準備了水和食物在里面,又在衣櫃里裝了個小機關,只要在里面拿東西插著,外面是打不開衣櫃的。萬無一失。

小可笑著說:“爸爸,你可是下了一番苦工哦。”

我摟著她說:“那當然了,躲在里面的是我的寶貝女兒嘛。怎麽能讓你有半點委屈。”

小可感動了,靠著我柔柔地說:“爸爸,你真好。”

我拍拍她翹翹地臀部:“好啦,你說這句話好多次了,記住,爸爸是永遠愛你的。對你好是應該的。”說完后我們兩人摟著在床上互相溫存起來。

時間很快,外面傳來門鈴聲,我知道是徐鳳來了,推了推正意亂情迷的女兒說:“來了,快進衣櫃。”小可極不情願地爬了起來,鑽進衣櫃里鎖好櫃門。

我出去開了房門,徐鳳特意打扮過,不像小可穿著校服,她上身一件印著卡通的T恤,下身一條緊身牛仔短褲,露出雪白豐滿的兩條大腿。

我請她進來,她嬌笑道:“于叔叔,你總是住這麽高級的酒店嗎?”

我笑道:“又不是特別貴,干嘛不住舒服一點?”

徐鳳大方地坐下拿起茶幾上的葡萄就吃起來說:“看得出于叔叔你很會享受啊!”

我坐在她身旁:“你說得不錯,人生一世數十年,我都快過了一半了,爲什麽不好好地享受呢?”

徐鳳開門見山地說:“那女人呢?于叔叔身邊一定很多女人了。像于叔叔這麽有魅力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願意投懷送抱呢!”

我哈哈笑道:“我比較喜歡像你們這些充滿活力的年青女孩子。這樣使我都覺得自已年青了好多。”

徐鳳靠我靠得很近,胸部在我手肘擦來擦去,她的胸部很大,壓得我的手很享受,聽到她說:“那我不知道是不是于叔叔喜歡的那種類型呢?”

我知道對付這種女人用直接了當的方法最有效,那里還跟她客氣那麽多,手往她的腰一摟,說道:“那還有問,你沒感覺到我的心跳因你而跳得厲害嗎?”

徐鳳咯咯一笑說道:“于叔叔真是幽默。”扭動的身體足有一半都在我的懷抱之中了。

我也不浪費時間了,摟她的手一緊,就向她的嘴吻去,她連忙送上小嘴,伸出舌頭和我的舌頭纏在了一起。我將她的T恤翻開,露出戴著胸罩的乳房,她的乳房的確很大。

我想到在沙發上玩女兒會看不清楚,與是對徐鳳說:“到床上去吧,這里太窄了點。”

徐鳳手指點了點我的鼻子,嬌笑道:“你真是個壞蛋,天氣這麽熱也不請我洗個澡先,就想上床開炮啦。”

我笑道說:“見到你這麽誘人的身體,那里還有心情洗澡啊,自然要先開炮啦。”

徐鳳笑得胸部亂顫:“好吧,不過你要抱我過去。

我將她抱了起來走到床邊放下,徐鳳爬起來說道:“來,我幫你脫衣服。”

我拉著她T恤的衣角向上一拉,很輕易地就把她的衣服脫掉並甩在地上,說道:“不如我先幫你脫拉。”

她咯咯地笑,躺了下來說:“也好。”

剛說完她的牛仔短褲就給我解開扣子連著內褲向下一拉,露出比較濃密的陰毛。她的陰毛也是呈倒三角型的。

她的胸罩在我幫她脫褲的時候自已解決掉了。渾圓的胸部就出現在我的眼前了,她的乳暈比較大,也許是給人吸多了吧,色彩有點暗,乳頭像小葡萄似的呈淺\ 紫色。

她等全身光溜后,又爬起來幫我脫了上衣,解了皮帶后並不連內褲一同解下來,這樣我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條內褲了。

她“哇”地一聲用手隔著內褲撫摸我的肉棒說:“于叔叔,你的肉棒很雄偉哦。”

我說:“反正包你滿意就是了。”

她緩緩地將我的內褲往下拉,我半硬的肉棒就跳了出來在她面前揮蕩。她迫不及待地抓住我的肉棒套動了幾下,就把我的龜頭含入她的嘴里。

看到她熟練地手法,我相信她一定做過很多次的愛,但這並不是我關心的,我只是關心衣櫃里的女兒看我們做愛的感覺,於是表情享受地站著接受徐鳳的口交。徐鳳吸得很大力,揉得也很用力,口技有一定的水準,不一會兒我的肉棒就處在全硬的狀態。

我示意她躺下,就趴在她的身上玩弄她的乳房,她有乳房雖大,但顯得太軟了點,手感沒那麽好,好在乳頭比較大粒,增添了可玩性,我因爲考慮到等下還要跟女兒做愛,然后還有劉真這個小美人可能也要對付,所以想跟她速站速決,撫起肉棒就想挺進她的肉穴。

不料徐連用手檔住了我的進入,她嬌聲說道:“我剛才用嘴幫了你,你不用禮尚往來啊!”這小妮子原來想要我跟她口交。



無奈之下我只好調了個頭,徐鳳先抓起我的肉棒含了起來,我看到她的肉穴半張小嘴地似乎等我舔,而面前就是小可躲著的衣櫃。我向衣櫃方向搖了搖頭苦笑一下后埋頭苦干起來。徐連的小穴雖然經過很多性愛,但算是很緊的,而且淫水特別地多。

這時小可悄悄地把櫃門打開一條縫,朝我做了個鬼臉。因爲方向不同,徐鳳是看不見她的。但我還是嚇了一跳,忙示意她躲回去。

舔了幾分鍾后,我爬了起來趴在她身上吻徐鳳,徐鳳已經開始發情,呻吟得很大聲,嘴里說:“于叔叔,你的肉棒好大好硬,我從來沒給這麽大的肉棒干過呢。”

我笑著說:“那你跟什麽人做過?”

徐鳳伸手抓過我的肉棒對準自已的肉穴說:“你干啊,邊干我邊告訴你。哎呀!進去啦,好粗哦,塞得我滿滿的。啊……舒服啊!”

我問:“你幾歲時候就給男的干了?”

徐鳳邊呻吟邊說:“十三歲的時候啊,和一個比我大兩歲的鄰居偷偷地干,沒想到他沒一分鍾就沒了。都不知道有沒有干進去。啊……你用點力,我不怕。”

我換了個姿勢,將她的腿放在她的肩上,這樣她的小穴就很清楚地給小可那邊看清,我差不多用坐的姿勢插著她,問道:“后來呢?”

“后來我十四歲的時候就給班主任給干了,他一直干我干到上高中,我上了高中后就找同班男同學干,其本上班上的男生都跟我做過了,可是他們的肉棒都沒你的大,我現在才知道給大肉棒干真的是那麽爽啊!我是不是很淫蕩啊?”

我哈哈一笑,說:“不錯,你真的很淫蕩,等我干死你這個蕩女。”

徐鳳抓著自已的乳房用力捏著,嘴里叫聲驚人,屁股隨著我的抽動而上下挺著,亂七八糟地淫叫:“啊……你真是個大雞巴叔叔,干得我好爽,我要死啦……好舒服哦……啊……再重點啊……”

干了大半鍾頭,徐鳳給干得氣喘噓噓,全身冒汗,而我想到時間關系,就在她呈高潮狀態的時候,將精液注入了她的小穴。

事后她要拉我一起去洗澡,但說實在的,我對她並沒有什麽興趣,充其量只是當她是個不用錢的妓女而已,推辭說洗澡間太窄了,要她一個人去洗。等她洗好出來后我又推說等下會有人上來將她打發走,她依依不舍地說:“我還想跟你一起過夜呢,怎麽就叫我走了。”

我說:“等下有個老朋友要上來,看見你不太好,我們下次會有機會的。要不下次我介紹個比我更厲害的人跟你玩怎麽樣?”我想到了劉局。

她吻了吻我說:“那一定哦。”說完留了個她的聯系電話就走了。

等她一走,小可從衣櫃里跳了出來摟住赤裸的我說道:“爸爸,剛才好精彩哦!”

我笑了笑想要吻她,不料她推開了我說:“不要,你剛才舔過徐鳳那里的,髒死了。”

我哈哈大笑起來,說:“那等爸爸漱漱口后幫你也舔舔。”

小可打了我半軟的肉棒一下嗔道:“我才不要你舔。”

我起身漱口,在浴室里問道:“小可,要不要跟爸爸一起洗個澡?”

小可歡快地答應說:“好啊!”就跑進浴室里放水。



我三兩下漱好口,從背后摟住小可,雙手伸進她的前面撫摸她的乳房,發現她的胸罩已經脫掉了,里面是真空的,奇道:“小可,剛才你還戴著胸罩,這一會工夫怎麽不在了?”

小可的手扶在浴缸邊說道:“剛才見你們做得精彩,我……我想摸摸,所以脫掉了,在衣櫃里呢。”

我心里一動,將她的校服短裙掀開,果然露出渾圓臀部中間的那條小縫,內褲早就不在了。心里一蕩,剛剛射了精的肉棒立刻硬了起來,那里還受得了,扶好肉棒對準小縫,將屁股一送,龜頭就塞了進去,小可肉穴里果然不出我所料早就充滿了愛液。很順滑。

小可沒想到我會從后面搞襲擊,啊了一聲想躲開,但我的雙手緊緊地按著她的臀部,屁股再用力一送,肉棒就進去了一半了。

小可哀叫道:“爸爸,你那上面還沒洗乾淨,你怎麽就放進我里面了,髒死了呀。”

我不聽她的,繼續抽插著,肉棒很快就全部進去了。嘴里說道:“怕什麽,這樣才夠順滑啊!”

小可見事已成實,也就不說話了,自動將腿趴大了點,方便我的抽插,一會兒就發出呻吟的聲音,突然說道:“爸爸,你從后面來,好像更進去了。”

我笑著說:“那你喜不喜歡?”小可嗯了一聲,不再說話,只發出歡快地呼叫聲。

我將她的衣服和短裙全部從前面脫掉,這樣兩人都赤身裸體了。

我將小可的一只腿提起,肉棒更猛烈地抽動起來,十來分鍾后小可求饒了:

“爸爸,我好累,等等在床上做好不好?”

我知道她這樣的姿勢的確會累,於是將她整個抱起,轉了個身子使我們兩人面對面,其間兩人的性器完全沒有脫開,小可正驚疑中,我捧著她的臀部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小可自然而然的把手摟在我的脖子上,雙腳盤在我的腰間,身體完全地懸空著。我一邊吻著她,一邊抓著她的臀部狠狠地干著她。



小可那里受得了這種干法,只一會兒就浪叫得厲害,而這樣的姿勢我也感到小可的小穴更緊了,也可以貼得更近,肉棒插得更加地進去。肉棒上的刺激沖擊著我的大腦神經,實在太爽了。而小可的愛液隨著我的抽插直往外冒,很快我的陰毛上粘滿了她的愛液,並流得兩腿都是。

這個姿勢保持了差不多二十分鍾,小可的腦袋垂在我的懷里一動也不動,小穴里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使我知道她的高潮又來了。我忙再沖刺了十幾下后把我今晚地第二次精液全部射進了小可的小穴內。

我抱著小可步入浴池內,兩人的性器依然是連著的。我對小可說:“女兒,要洗澡啦。可別睡著哦!”

小可撲哧地笑了出來,擡起頭調皮地說道:“給你干到睡著啦,說明你真沒用。”

我將肉棒又插了她小穴幾下,說道:“是嗎?那老爸繼續啰。”

我的肉棒雖然射了精,但依然是硬的,這幾下插得小可哎喲亂叫。雙腳從我腰間放下站在浴缸里說:“再干我的小洞就給你干壞了。”我們樂也融融地在池里戲耍著。享受著天倫之樂。

這時我的電話在房里響起來。我拍拍小可說:“去,幫爸爸的電話拿來。”

小可起來說了句:“大懶蟲!”跑了出去拿電話。拿著電話回來的時候滿臉疑惑地說:“爸爸,怎麽是劉真的電話?”

我啊地一聲忙接過電話按了接聽,電話那頭劉真輕聲叫了聲:“東!”

我心里一陣漾起一陣溫柔,說道:“是我!”

劉真:“怎麽這麽久才接我電話?很忙嗎?”

我忙說:“沒有沒有,我正在洗澡!”

劉真哦了一聲說:“我等你電話等了好久不見你打來,我又想你了就打過去了。你不怪我吧?”

小可湊著耳朵想聽電話里講什麽,偏偏我的電話聲特別大聲,小可聽了斷斷續續的幾句,眼大了個眼睛看著我。

我對小可笑了笑,對劉真說:“當然不會了,我正準備打給你了。”

劉真問道:“那你住那里?我上去找你。”我向劉真講了我酒店的名字和我住的房號就挂機了。

小可仍然睜大眼睛大聲地問我:“你跟小真是什麽關系?怎麽好像很親密的樣子?”

我笑著摟著她說:“好女兒,我跟坦白還不行嗎?其實我跟小真早認識了,而她對你說跟她做過愛的那個男人……就是我。”小可不止是眼睛睜得大大的,連嘴吧也是張開了合不攏,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見她那可愛的樣子笑了起來,雙手搖了搖她說:“不是嚇傻了吧?”

小可指著我:“好啊,那我第一次給你之前你就知道我跟小真是好朋友了。

你瞞我瞞得好啊!”

我笑著說:“小真等會就要上來啦,你是要繼續在這里還是先回去?”

小可翹起嘴說:“我不走,今晚我要跟你睡到天光,小真來了的話那你就像打發徐鳳一樣打發掉她。”

我只好妥協:“好好好,那我等下跟小真做愛的時候你又要在衣櫃里渡過啰。”

小可瞪了我一眼,起身抹干身子穿上衣服到房里看電視去了。

我歎了口氣,也起來穿上衣服出去坐在小可身邊,問道:“小可,你生氣了嗎?”

小可扭過頭不跟我說話。

我耐心地說:“我也是在偶然的機會認識小真的,那時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你的同學,后來知道了可也跟她發生了關系,而且我就只跟她做過一次而已。”

小可說:“那你愛她多點還是愛我多點?”

我馬上摟著她說:“那還用說嗎?當然是愛我親親的寶貝女兒多得多啦。”

小可臉色放緩,突然說:“那等下你跟她做的時候你不準舔她下面。”

我一愕,回想起劉真那可愛的肉縫,實在不舍得不玩弄一下,於是說:“寶貝女兒,那是叫口交,是一種調情的方試,下次我跟你試試還不行嗎?

小可抿了抿嘴:“我才不要,算了算了,隨你怎麽樣了。”

隔了一下子她又問:“爸爸,她很漂亮是不?”

我點了點頭說:“是啊,爸爸的女人當中除了你媽媽和你之外,就要數她最漂亮了。”

我的回答小可很滿意,也就不鬧了。笑了笑說:“爸爸,你剛才一共弄了兩次,等一下小真來了你還行不行啊?”說完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我也笑了說:“你爸爸的能力你不信不過嗎?”

門鈴響起的時候小可忙躲回衣櫃里面,我將門打了開來,只見劉真竟還穿著校服站在門口,微笑著出去拉了她進來,她順勢倒在我的懷中摟住了我,嘴里喃喃說道:“東,我好想你。”

我低頭吻了吻她說道:“我也是啊,你越來越迷人了。”我說的是心里話,劉真自從給我開處到如今,顯得更加有女人味道了。

我們相摟著坐在床上,劉真道:“你洗好澡了嗎?我還想跟你一起洗呢!”

我說:“洗了還可以再洗的嘛。”

劉真咯地笑了一下說:“我可不敢委屈你,我自已去洗就好了。你等我。”

我微笑地點點頭,目送著劉真進了浴室。連忙到衣櫃邊問小可:“女兒,你在干什麽?”

小可含糊不清地說:“吃東西呢,你別管我,去好好干你的小真吧。”我苦笑地搖了搖頭,回到床上躺著。

劉真很快地洗好了澡,圍著大毛巾出來問道:“你今天洗了好幾次澡嗎?怎麽里面的毛巾全都濕濕的?”

我啊了一聲忙說:“是啊,這天氣熱,洗多幾次澡涼爽點。”

劉真上了床錘了我一下說:“還想騙我,剛才這里有女孩子來過,你跟她還做了那事情。”

我奇道:“你怎麽知道?”

劉真哼了一聲說:“教乖你,別下次給你老婆抓到了,里面的垃圾桶里這麽多擦過那些東西的紙,一看就知道了。”

我恍然大悟,那些紙是徐鳳留下的,這個劉真真細心啊!

劉真靠在我身邊問:“是誰啊?不會是叫的小姐吧?你明知道我今晚要陪你的,怎麽還叫小姐陪你?”

我無言以對,只好說:“等不及了,隨便找個人發瀉一下而已。”

劉真在我身邊躺了下來,我知道她並不主動,於是先將自已的衣服脫光,肉棒因爲經過剛才的兩場大戰而軟軟的垂下。

我拉開圍在劉真身上的毛巾,劉真里面什麽都沒有穿,美麗的乳房再次令我的心跳了一下,我第一時間握住一個乳房,嘴里吸住別一個乳房的乳頭,劉真的乳頭立刻硬了起來,我享受著手里和嘴里的快感,劉真慢慢地將手向我的肉棒靠近,終於抓住了我那條還是軟著的肉棒,輕輕地套弄起來。

我在劉真的全身親吻著,最后慢慢向她的兩腿之間靠近,劉真知道我想干什麽,自動地張開雙腿,她的小穴仍然像是處女時的模樣,細細的肉縫忽隱忽現著里面的小穴,可愛極了。我的舌頭在縫隙里來回舔著,然后分開肉縫伸了進去並找到敏感地來回撩撥。

劉真在我的挑逗下呻吟了起來,並抓起我的肉棒送進嘴里吸吮,我本來軟軟的肉棒在她嘴里慢慢地硬了起來。

過了一會,我將劉真翻起來睡在我的身上,依舊是69式,但這樣大家都覺得舒服很多。

正口交得歡的時候,突然衣櫃里發出砰地一聲響,劉真啊了一聲縮在床角指著衣櫃說:“里面……里面有聲音。”

真不知道小可在里面搞什麽鬼,我想也許她是一時不小心碰到了頭吧,連忙安慰劉真說:“衣櫃里還會有什麽聲音,最多不是老鼠一類的在里面鬧。”

劉真想想也有道理,不料在她的臉色剛剛轉緩的時候,衣櫃里又砰地響了一下,這一下比剛才大聲多了,怎麽聽也不像是老鼠在里面打架的聲音。

我正不知道該怎麽跟劉真解釋的時候,衣櫃門忽地一聲打開來,小可連滾帶爬地從衣櫃里沖出來,我頭皮發麻,掩著臉倒在床上,沒眼再看了。

小可站起來不好意思地說:“里面有蟑螂,爸爸、小真,你們當沒看到我好嗎?”

劉真在小可剛出來時沒認出她,此時看了個清楚,失聲叫道:“小可?你……你怎麽會在里面?你們兩父女在搞什麽鬼?”

小可上前拉住劉真的手說:“對不起啊小真,其實在你上來之前我就在這里了。也知道你跟我爸爸的關系。”

劉真滿臉通紅,激動地說:“那你就躲在衣櫃里偷偷看我……我跟你爸爸做愛?小可,你好過份……”說完眼角看到我高高豎起的肉棒,連忙拉過被單幫我蓋上。

小可搖著劉真的手說:“小真,對不起,可是你跟我爸爸好也沒告訴我啊! ”

劉真說道:“你偷看我跟別的男人做愛還說得過去,可是他是你爸爸啊,這怎麽行啊!他的身體……”說完又忍不住向高高聳起的被單看去。

我想也該輪到我解釋了,坐了起來摟住劉真說:“小真,實話告訴你吧,其實小可她和我……”

話剛一說,小可在旁邊尖叫道:“爸爸,不許你說,看你滿身汗的,快去洗個澡,沒我叫你不許出來。”

我無可奈何地說道:“好好好,不過要快一點哦,要不老爸今天可要給水浸腫了。”

進了浴室,我關門的時候特意留了條縫隙,又將水開得很大,弄出嘩嘩的水聲。再快速回到門邊聽她們在說什麽。

小可說:“小真,我也是剛知道你跟我爸爸的關系,我們是好朋友,不要爲這事傷感情了好嗎?我決對不會用什麽樣的眼光去看你的,相反,我爲爸爸能夠得到你而高興呢。

劉真口氣好了很多:“真的?那剛才聽你爸爸說你跟他怎麽了?”

小可惱道:“爸爸就是大嘴巴,討厭死了。”

劉真聽得出小可有事隱瞞,連聲催小可快說。小可沈默了很久,說道:“小真,我怕我說了你會看不起我,不跟我做朋友了。”

劉真很堅決地說道:“小可,不論你做了什麽事,我都不會看不起你,一樣和你是朋友,而且我也會保守你的秘密的。”

小可說道:“謝謝你,小真,我跟你說,其實……其實我……我跟我爸爸,就和你跟我爸爸一樣的關系。”

劉真聽得不清楚:“小可你說什麽啊?我都聽不明白,你說清楚點嘛。”

小可也急了:“這你都聽不明白,我是說我也跟我爸爸做過愛的,這下明白了吧。”

劉真啊了一聲半天才說得出話來:“你跟你爸爸亂倫?這樣要給人知道了你怎麽辦啊!”

小可說道:“還沒有做之前我也是這麽怕的,可是做了之后我就不管那麽多了,我愛我爸爸,我喜歡跟他做愛,跟他做愛我很開心。小真,你一定別說出去啊!”

劉真說:“你放心,我絕不會說出去的。”

小可說出秘密之后心情放松了不少,突然問劉真:“小真,跟我爸爸做愛有什麽感覺?你們做了幾次了?”

“劉真嘻了一聲說道:你不也跟他做過嗎?還問我干什麽?我只跟他做過一次,今天是第二次,你呢?”

小可說道:“我啊,比你厲害了,我已經跟他來過三次了,這第三次就在你來之前做的,你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跟他一起洗澡呢。”

劉真哇地一聲:“跟自已爸爸做愛是什麽感覺的啊?”

小可說道:“沒什麽特別啊,只知道他很親切。什麽都理所當然似的。喂,你還沒完事呢,叫我爸爸出來繼續啊!”

劉真小小聲地說道:“你在這里,我不好意思。”

小可笑道:“怕什麽啊,我又不是外人。”

劉真說道:“你說得好聽,你當然不怕啦,穿著衣服在旁邊看,我光著身子給你爸爸弄。”

小可說:“最多這樣了,我也脫了衣服總可以了吧。”

劉真嗯地一聲說:“這還差不多。”

小可高聲叫道:“爸爸,洗好了沒有?”

我欣喜若狂,沒想到這個同時與小可小真干炮的夢想實現得這麽快,這麽容易。快速跳進浴缸弄濕身體后也高聲應道:“好啦?那我出來啰。”說完赤身裸體地跑了出來。

小可看見我全身濕漉漉地,心疼地拿起毛巾幫我擦身,嘴里怪道:“爸爸,小心空調凍著你了。”

我看了劉真一眼,只見劉真臉紅紅地在那里玩被單角。故意低下頭問小可:

“女兒,你們談得怎麽樣?”

小可笑了一笑說:“什麽都說啦,就連我和你的事情也說啦。”

我故意啊了一聲說道:“小真能接受嗎?”

小可推我一下說:“你自已不會問啊?去,小真等你呢。”



我爬上床摟住劉真,說道:“真,你不怪我們吧?”

劉真輕輕聲說道:“我不會怪你們的。”

我連忙湊上嘴去吻她的臉,手已經將她身上的被單拉開,伸手揉起她的乳房來。劉真配合地跟我接吻,並套弄我已軟下去的肉棒。

小可調皮地跳上床看我們戲弄。劉真連忙說:“小可,你剛才答應我的,你也要……”

小可嘟了嘟嘴:“好好好,我脫還不行嗎?”說完動手將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光。

劉真看了叫了起來:“哇!小可的身材好好哦。”

我說:“你們的身材都一樣的好,我都喜歡。”

這時小可伏在我的左邊,胸口的乳房貼在我的背上,手從我后面伸到我前面撫摸著我的胸口,我現在是前后都受到刺激,實在是太爽了。

不一會,劉真抓起我的肉棒口交起來,我側過身子把小可摟過來揉捏她的乳房,嘴湊到她耳邊說:“小可,爸爸幫你舔舔。”小可看了一下劉真,見劉真正吸我的肉棒吸得有滋有味,於是點了點頭,睡高了點,將小穴湊到我的嘴下。

我的舌頭在小可的肉縫里翻騰,時不時對著洞口用力吸著,小可第一次試口交,那里受得了這刺激,啊啊啊地浪叫起來,只舔了幾分鍾,她突然身體一弓,兩只腿夾緊我的頭叫道:“爸爸,我不行了。”同時穴內湧出大量的愛液,她就在我的口交下來了高潮。

劉真一邊幫我口交一邊向小可方向看過去,在她那個角度正好看到小可的小穴,說道:“小可的水真多。”我放下小可,拉過劉真的臀部說道:“你的水也不少嘛。”說完也跟劉真口交起來。

等到劉真小穴的水夠多后,我爬了起來親吻她,並將她的腿拉開,小可在旁邊知道我要干劉真了,說道:“我來幫你們服務。”說完伸手抓住我的肉棒對準劉真的小穴,笑著說道:“爸爸,對準了,開炮啊!”

劉真撲哧地笑了出來,而同時我的屁股往下一沈,肉棒生生進了一半。劉真沈嗯了一聲,小肉穴第二次給肉棒撐進,依然感到疼痛。



經過幾次抽插,我的肉棒已經全根而入,我由慢漸快,由輕漸重地干著劉真的小穴,小可伸手在我卵蛋上揉捏著,增加了我的刺激。但劉真要比我刺激得多了,不一會兒就開始大聲呻吟起來。小可又轉到前面看她呻吟的樣子,看到劉真可愛的乳房,忍不住揉捏了起來。

劉真見小可玩她的乳房,也伸手抓住小可的乳房揉捏。

我見差不多三人大戰了,正合心意,說道:“小真,你舔小可的穴好不?”

說完將肉棒抽了出來,將劉真整個人翻了過來,再抱住她的臀部提起來,肉棒對準小穴插了進去,劉真知道我的心意,不好意思地對小可說:“小可,你睡下來嘛!”

小可聽到劉真要舔自已的穴也不好意思,但還是聽話地睡下來,並把腿張開露出小穴。劉真就舔了起來,一時之間我干劉真的拍拍聲與劉真舔小可小穴的啧啧聲,配合著三人的呻吟聲構成了一幅淫蕩的畫面。



這樣干了十多分鍾,我示意小可也像劉真一樣趴著,這樣兩個人雪白的屁股就並排在我的面前了。我從劉真的小穴抽了出來插入小可的小穴內抽插,而左手中指伸進劉真的小穴抽插,這樣不斷地交換輪流干著她們的肉穴,感受看她們兩人小穴的不同,肉棒上傳來的快感使我呻吟。

最后還是劉真的高潮先來,她大聲地叫著:“小可,我不行了,我全身沒力啊,你叫你爸干你啊,我不行了。”上半身癱在了床上。

我那里放過她,繼續插了十幾下,直到劉真叫救命了才抽出肉棒插進小可的穴里。劉真全身無力地睡在一旁。

我將小可的身體轉了過來平躺,將小可的兩支腳架在我的肩膀上干她,這樣因爲小可的小穴夾太緊了,小可給干了幾下后就大聲浪叫起來:“爸爸,我也受不了了,你還是找小真啊,我不行啦,你再干我的小穴就要爆啦。”

肉棒上的刺激越來越厲害,我知道我也快要射了,說道:“爸爸要射啦,你說是給你還是給小真?”

小可說道:“給小真啊,我可不想幫爸爸生兒子。”

小真在旁邊大叫:“我不要了,你看我的穴都腫啦。”說完爬起來躲得遠遠的。

我一笑,說道:“那要不你們兩個用嘴幫我弄出來吧。”說完從女兒肉穴抽出肉棒躺了下來。

小可和小真對望了一眼,兩人湊了過來一人一只手抓住了我濕漉漉的肉棒,小可用嘴在我的龜頭上舔著,而小真則舔我的卵蛋。

過了一會兒兩個人的嘴輪流在我的龜頭和龜槽上吸允著。看得我刺激得不得了。說道:“你們兩個接吻來看看。”

小可和劉真的嘴近在眼前,想都沒想就吻在一起了,沒想到這一吻就是好幾分鍾,還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看得我是熱血偾張,悄悄地溜到劉真后面提起肉棒對準肉穴插了進去。

劉真啊了一聲沒有躲開,一邊跟小可接吻一邊給我在后面做最后沖刺。終於我在抽插了十幾次后將今晚的第三次精液注入了劉真穴內。

事后三人躺在床上,我左右各摟一女,其樂無窮啊!三人聊天聊地地說了很久的話,小可的小手很不老實地在我肉棒上套來套去,而劉真就安靜多了,后來我給小可弄得生氣,抓住她壓上去狠干起來,半個鍾頭后我的精液在小可的求饒及救命聲中射入她的穴內。而劉真則在旁津津有味有味地看我們父女倆大干。






统计代码